雪灵——越到考试越想浪

常开脑洞,但是开不开坑看毅力,喜欢撒日常糖

〖攒个rp〗

祝愿风酱能够进入心怡的大学(。・ω・。)ノ♡

已经出了成绩只想嗝屁的三条风:

就是攒个人品,7月7日前转发即可,不需关注或喜欢

若被昌大学提前批录取,在转发中抽一位送2000dmmp,抽两位送1000dmmp

7月7-8日出结果,7月10日删本lof





希望录取🙏🏻🙏🏻🙏🏻


审神者乱舞

*到了半夜莫名high起来了,突然兴起撸出的脑洞


   加州清光今天出门去捞审神者,又是空手而归。
   作为一名运气非常差的非洲付丧神,他的运气一丁点也没有继承到他的肤色。
   隔壁肤白貌美的三日月宗近明明天天只会装傻充愣,利用自己的美色去捞(骗)审神者,偏偏还有很多审神者吃他这一套,很快就收集到了很多品种的审神者,现在地图都开拓到修真世界了。
   就连他的竹马大和守安定都依靠自己乖巧清秀的脸蛋捞(骗)回来了几个灵力强大并且性格软萌可爱的漂亮审神者,在成天在自己面前炫耀。
   加州清光看看手里的世界地图,上面已经点亮的世界只有原始野蛮世界、封建古代世界和初始科技世界,这三个世界是基础世界,里面的审神者能力都不算很强,而且比较好捞(骗),偶尔运气好,还能捞(骗)到几个灵力强而且性格好的审神者。
   "今天还要努力,争取捞回来一个勤劳的审神者吧!没有审神者帮忙涂指甲油的付丧神可不能算一个优秀的付丧神!"
    加州清光照了照镜子,梳理整齐自己的小辫子,检查了几遍自己今天的指甲油依旧鲜亮美丽。在觉得完美无缺了之后,加州清光信心慢慢的打开了通往初始科技世界的门。
   "加州清光,出击!"


   "今天还是没有审神者的气息啊!"
   加州清光沮丧的点了一杯奶茶,坐在奶茶店里吹着冷气。
   "唉,今天又沟了。出门之前应该再洗把手的!"
   即使内心满是沮丧,外表依旧要保持可爱。加州清光以一种最能展现自己外貌优势的姿势坐在奶茶店的靠近门口玻璃橱窗的位置发呆。
   每次开门后到达的地方是随机的,而且只能呆五个小时,不可预见性太强了!对于自己这种运气差的付丧神来说,想要像粟田口大哥一期一振那样刚刚好随机到一位灵力强到足以成为四花审神者的漂亮少女家中,并在一个小时之内要到了这名少女的姓名和联络方式,成功的捞到一名四花审神者的几率真的太小了,只能勤勤恳恳的不断前进,看能不能捞到一个审神者回去了。
   加州清光在内心哀嚎,眼睛仔细观察着道路上路过的少男少女。
   突然,加州清光发现一名身上带着灵力,看样子应该能成为二花审神者的长发少女,立即走上去搭讪。
   "那个,你知道公园怎么走吗?"
   少女警惕地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急步走开了。
   又坠机了......
   加州清光有些忿忿地玩弄着自己的辫子。
   这时,坐在不远处的咖啡店中的一名穿着一身精致OL装,身材有致的女子放下了手中的咖啡,从随身携带着的手提包中取出一面小镜子,在确定自己妆容完美后,踩着一双恨天高走到加州清光身旁,递给了他一张自己的名片。
   "我是XX娱乐公司的经纪人,如果你有兴趣进军娱乐圈的话,可以打我的电话哦!"
   加州清光接过了名片,随手放进自己衣服的口袋里。
   "我知道了,如果我有意愿我会打电话的。"
   在女子走后,加州清光伸了个懒腰。
   "今天的运气还好,虽然没有捞到审神者,但是捡到了点资源......砰"
   加州清光突然感觉背后撞了一个人。
   "非常抱歉,我手上东西有点多,没有看到你!"
   加州清光回头一看,一名穿着一身运动服,手里抱着几个大箱子的少女正慌乱的向自己道歉。
   加州清光看了她一会儿,突然装作紧张的模样在身上翻找了一阵,还看似认真的在地面寻找了一会儿,接着神情哀伤的对少女道:"我刚刚被你一撞,身上的一份证件不见了,肯定是被你撞掉了。"
   涉世未深的少女闻言立马皱起了眉头道:"非常抱歉啊,我不是故意的,请问你重新办理这个证件需要费用吗?要不然等会儿我陪你去重新办一个吧?"
   加州清光叹了一口气,摆摆手道:"算了,也不难为你了,你也不是有意的。你把你的姓名和联系方式给我吧?万一我重新办理的时候,工作人员要求我证明我真的是丢失了证件,我也好打电话通知你过来帮我做一下证明。"
   单纯的少女爽快的报出一个性命和一串号码,接着急匆匆的和加州清光挥手告别。
   加州清光脚步轻快的走向了返回本丸的大门。
   今天居然收获了一位三花的准审神者,运气真是太好了!等会儿回本丸把她神隐了,一位三花审神者就到手了,下次攻打时间溯行军就可以派出能力更强的分灵出战了!没有足够强大的审神者,每次分出分灵都只能分出能力非常低下的分灵,根本没有办法打破世界壁垒,向更高的世界进发,现在终于有机会去打破这个初始科技世界的世界壁垒了!
   这次可以在安定面前好好炫耀一番了!

这个只是个脑洞,至于有没有后文了......看有没有人喜欢这个设定和到时候的脑洞能不能开的起来了(ಡωಡ)

刀男们每天都在思考如何让自家审神者认出自己(B)

#A是各个刀男视角,B是审神者视角
#这篇文依旧是温馨清水日常向

二十一
   在向自家初始刀白团子询问了一些政府的工作流程之后,漪在一天清晨把本丸的所有白团子召唤到了一起,包括那位别的本丸来的黑金团子。
   "呐,大和守,你们本丸有哪几个可以自由活动并且我们本丸有的付丧神?"
   漪慢条斯理的往手上带着一双特殊材质制成的带上后很难看出带了的手套,带上后有些不适应的活动了下手指。
   "可以活动的......"相比较刚刚到本丸时那带着些许绝望和疲惫的模样,这个黑金团子现在因为对救出自己的审神者有了一定的期待,整个人都变得更加鲜活了。
   "负责做饭的堀川和歌仙,为了保护主上而被迫听命于那个人的压切长谷部,还有,为了保护练度不够的短刀们的药研......大概就只有这几位了。"
   "是吗?就只有这么几个吗?嗯......你们审神者的初始刀是谁?"
   "是清光。"
   "你们本丸的加州清光在你走之前怎么样了?"
   "为了保证完成政府的日课,确保政府的人员不会发现本丸的问题,清光他一直被那个人以主公的性命胁迫,每日都要一个人完成政府下发的日课任务,每次刚刚征战回来就被要求继续出发去远征......"
   漪从袖口摸出一把白檀扇,悄悄的挡住脸,和一旁的一个中型白团子窃窃私语:"那个日课是一定要全部完成的吗?我每次除了搓刀装的日课一定会做之外,其他日课任务都是随便做做的诶,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这个中型白团子也学着她的样子和漪回话道:"也不是一定要做的啦!不过政府下发的日课比较简单,奖励也还不错,听说很多资源不足的审神者都是靠每日的日课奖励艰难度日的呢!可能这个本丸的审神者之前习惯了把日课全部完成吧?可能是有主公你所说的强迫症之类的。"
   "原来是这样。"
   漪唰地把扇子合上,用扇子在手心敲了敲。
   "那么,清光,等会就你跟我走一趟。记得换上作战服。"
   "是!"
   漪身旁的那个中型白团子和坐在一旁的另外一个中型白团子进行了一番幼稚的打闹之后,便回房间更换作战服去了。
   一直坐在一旁的一只中型白团子凑上前来,担忧地询问道:"您就只带加州清光一人前去吗?需不需要再多带几个人?如果您需要,我的本体您可以带去防身。只要您一召唤,我必将立即赶来。"
   "主公你带我吧!我是短刀,方便携带,而且更好防身!"一个小白团子也跑到漪的身旁,扯着漪的袖子,请求她带上自己。
   漪制止了准备学着这个小白团子扑过来的其他一堆小白团子们,抬手摸了摸扑进了自己怀里的小白团子的头,然后把这位中型白团子递来放在自己面前的本体还给了他。
   "我不能带太多人去,带上清光也是有目的的。人太多容易被发现,你们乖乖留在本丸等我的消息。"
   漪起身抱了抱这些小白团子们,转身对坐在一旁淡定喝茶的几个型号较大的白团子拜托道:"我不在的这段时间,本丸要靠你们镇守了。"
   一个白团子对漪摆了摆手道:"哈哈哈,主公尽管去吧!本丸不会成为主公的拖累的。"
   "那么辛苦你们了!"
   "虽然被称作小狐,但是主公还是可以放心的依靠我的啊!"
   漪顺手在这两个白团子的头上摸了摸。
   恩,右边这个白团子的毛发很长而且很好摸呢!
   "主公如果觉得我的皮毛很好摸的话可以多摸一摸哦!"
   漪顺水推船顺理成章的又在这个白团子头上又摸了摸。
   "主公我准备好了哦!"腰间携带着红色打刀的白团子站在了门口。
   漪回头对那个黑金团子微笑道:"现在,我们要去拯救被恶龙关押的公主了。"
TBC

今天又考完一门,再浪一两天又要考试,要等到7.3才能全部考完......T_T
感觉我又水了一章(ಡωಡ)

刀男们每天都在思考如何让自家审神者认出自己(A)


#A是各个刀男视角,B是审神者视角
#这篇文依旧是温馨清水日常向

二十一
  对于这位别的本丸来的大和守安定,本丸里的付丧神们是带着些警惕的。
  即使他和他的审神者的遭遇很悲惨,但是他也险些成为了那名恶徒的帮凶,试图把自己这座本丸作为祭品以换得他自己主公的平安。
   笑面青江内心保持着高度的警戒,脸上却依旧带着和平时一般的笑容,语气平淡宛如话家常似的和这位大和守安定交谈着。
   "你们本丸的我怎么样了?"
   "我们本丸的您已经被那个强盗关起来了,因为他的练度很高,曾经在一个夜晚试图刺杀她,但是她身上有保命的东西,所以刺杀失败,被她关进了地牢......"提起从前的同伴,这位大和守安定的神情慢慢变得悲伤起来,"还有虎彻家的浦岛,藤四郎家的骨喰鲶尾两兄弟,全部都被关起来了,堀川还好,他和歌仙要负责做供给主公和她的饭菜,所以还能活动。"
   "你们没有试过下毒?"
   "我们也想过,但是那个恶棍每次进食前都要让主公替她试毒,所以我们根本不敢在食物中下手,主公本就虚弱,要是再接触到毒物,肯定会支撑不下去的!"大和守安定停住了脚步,突然沉默着低下了头,被短刀们擦的干干净净的走廊上出现了几滴水迹。
   "很多次我看着手中的刀,心里都在想着,我为什么不拔刀?我们还要忍受那个骗子多久?不如冲上去和那个混蛋同归于尽!当我的刀准备出鞘的时候,我都会看到主公透过二楼的窗户,艰难地朝我微笑。"大和守安定的声音渐渐变得哽咽。
  "我最后一次看到主公的时候,主公已经被身上的毒药折磨的不成样子了,但是她依旧努力地朝我微笑,试图鼓励我坚持下去。她已经虚弱到说不出话来了。这时,那个恶女把主公强行拉回房间,站在窗子上对我说:‘如果想要你们的主公不那么痛苦,就去夺取一个本丸来换解药吧!’那个时候,我动摇了。我知道这是不对的,这会让另外一个本丸陷入痛苦和绝望之中,但是,但是我......"
   笑面青江把手搭在他的肩上,温柔的道:"现在,笑一笑吧。笑容能给人带来力量,泪水会使心变得软弱。"
  "嗯。"
   大和守安定眼中还带着泪珠,嘴角却努力扬起了笑容。
   "我还要把主公救出来呢!"
   在把这位大和守安定送到客房休息后,笑面青江和刚刚一直跟随在他们身后听了全过程的山姥切国广站在客房不远处的树下一起交流情报。
   "从他的神态动作来看,这位大和守安定说的是真话。他的练度不是很高,说明诞生的时间不是很长,所以那个试图窃取别人本丸的恶贼才敢放他出来,毕竟练度高的付丧神更愿意放手一搏,试图强行救出他们的审神者。"笑面青江靠着树干,手中玩弄着自己马尾的发梢。"主公那个心软的笨蛋肯定开始想办法去救那位她的前辈了。"
   山姥切国广抬头看向结界外的月亮。
   今晚的月亮只是弯弯的一轮,和旁边的星星一样隐藏在朦胧的薄雾后面。
   "如果是主公遭遇了这种事情,你是会反抗以求一丝生机,还是像刚刚那位大和守安定一样,放下骄傲来保得主公平安呢?"笑面青江的笑容在暗淡的月色下带着些许妖异。
   "即使是仿品,我也是国广的最高杰作。如果连这份自信都没有了,我就根本不配担起国广的名字!"
   平时总是白布遮身,总是将仿品一词挂在嘴边的山姥切国广此时说话却掷地有声。
   "嘛,看来本丸里的傻子还是挺多的。果然主公傻,会连带着本丸里的付丧神跟着一起傻。"
   笑面青江伸了个懒腰。
   "这两天主公应该就会开始准备营救那位被困的审神者了,你也回房间休息一下,还不确定到时候要派谁上场。"
   "那,他这边要不要派人守着啊?"山姥切国广用手指了指那位大和守安定睡的客房。
   笑面青江打着哈欠转身朝自己的卧房走去。
   "我在那个客房点了从歌仙那拿来的安神的香料,刚刚他哭了一场,加上香料的助眠作用,现在想必睡的正香呢。"
   山姥切国广看了看客房,把自己的兜帽拉低了些,也转身回了自己的卧房。
   "希望你能有个好梦。"
TBC

明明今天考了两门考试,手酸的不行,明天也还有一场考试,为什么我还在这里摸鱼Ծ‸Ծ

我也很想知道你们从我的文里可以看出我是什么样的人(*/∇\*)

笙歌慢:

非常好奇!

真的没人来告诉我从我写的文里觉得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吗!

有人玩吗!

没人……没人我过会删!

【刀剑乱舞】找付丧神不如找漂亮的小姐姐

*此篇属于上次点梗产生的合梗文,依旧纯亲情友情向

 梗来源于 @竹下月  @一园青菜成了精  @许·作业地狱·瑾夕  @es濑名泉  @慕·来啊一起搞事啊·熙

 

   夏蝉看着手上政府送过来的近侍曲活动的清单,那里就只有一期一振的曲子显示已获得,其余的近侍曲依旧是灰的,而最近带队去打近侍曲的正是一期一振。

  “看来需要找一期哥谈谈了。”夏蝉皱着眉头,拿着红笔在近侍曲的截止日期上画了个圈。

  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主公,作战部队回来了。”

  一只白色的生物猛地推开门,扑倒在夏蝉的桌上。

  “喔,他们回来啦,我现在就去迎接他们。对了,鹤丸,你去通知一下一期一振,叫他今天晚上来我这边一下。”夏蝉说完便急步走到门口前去迎接征战部队,最近玩的很好的小姐姐说要寄信过来,不知道带队的大典太有没有记得去万屋顺道帮自己把信带过来。

  “哎呀,主公怎么突然要找一期一振呢?”鹤丸细心的关上了审神者书房的房门,“我记得一期他今天是休息的,所以现在应该在手合场吧?毕竟今天的手合番是五虎退和秋田好像。”

  “鹤丸殿下你在嘟嘟囔囔说些什么呢?”

  异色瞳的大胁差笑眯眯的把手搭在鹤丸的身上。

  “说出来让我也听听嘛。”

  “主公叫我告诉一期一振,让他今天晚上去主公那里哦!”鹤丸顿了一下,凑到笑面青江耳边小声道。

  “原来主公也到了这种年纪了啊!不过居然是一期一振呢,这可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啊。”笑面青江有些感慨的道。

  “是啊,我觉得我也不差啊,本丸也有三日月,为什么主公会看上一期一振那个小子呢?”鹤丸也开始长吁短叹。

  “不过主公应该还是初次,等会儿鹤丸你记得提点一下一期殿下比较好哦!万一弄伤了主上就不太好了。”笑面青江从怀里掏出几本裹着书皮的写着《般若经》、《法华经》等名称的书籍递给鹤丸,“这些是我的珍藏,记得让一期殿下多学习一下啊!”

  “好的,我明白了。我一定会亲手转交给一期的。”鹤丸也一副郑重的神情接过了笑面青江递来的珍藏,仔细的放进最近随身带着的小袋子里。

  “那么我去了。”

  “鹤丸殿下您辛苦了。”

  “不辛苦,为主公办事,这是应该的。”

  一旁路过的压切长谷部一脸欣慰,平时在本丸一直东搞西搞乱搞事情的鹤丸国永居然变得这么正经了,真是难得!

  “一期麻烦你出来一下。”

  一期一振看着站在门口一脸严肃的鹤丸国永,转头对停下来的五虎退和秋田厉声道:“不要停,继续进攻。五虎退你的力度要再大一些,攻击要有力才能给敌人最大的伤害;秋田你看见对方的攻击要及时闪避,你是短刀,要懂得避开敌人的锋芒,靠近敌人后给他们致命一击!”

  “是!我会加油的!”

  “好,好的,我也会努力的!”

  一期一振指导了一下弟弟们攻击时的不足之处,起身走到了门口。

  “鹤丸殿下,请问是主公有事找我吗?”

  “一期啊,这次的近侍曲活动你是不是只捞了你的曲子就不捞了?”

  一期一振一惊,苦笑道:“这纯粹是因为我的手气不行,每次都找不到鼓和铃······”

  鹤丸挑了挑眉,用一种调侃的语气道:“我不管你的理由,反正主公让你今晚去她那里一趟哦!”说完从身边的小袋子里掏出刚刚笑面青江递来的书,塞到一期一振的手上。

  “好好看哦,记得不要把主上弄伤。”说完,鹤丸便带着一脸暧昧的笑容离开了。

  一期一振翻开一本书皮上写着《法华经》的书,里面满是肢体交缠的男女,顿时脸就红了。

  “鹤丸殿下的意思是·······”

 

  晚饭过后,

  夏蝉回到书房,开心的拆开了小姐姐寄来的书信,里面说过两天小姐姐要来夏蝉家乡附近的游乐园玩,希望到时候夏蝉能当她的向导。

  “哎呀,这座游乐场是新建的,我也没有去过啊。看样子最近要去一趟了,自己都没有玩过怎么带小姐姐去玩啊!可是游乐场会有鬼屋······要找个嘴风严的人陪着一起去了。”

  夏蝉愁眉苦脸的看着手上的信。

  “咚咚,请问主公我可以进来吗?”

  是一期一振。

  夏蝉把信放进抽屉,把桌面大致清理了一下,挺直身板道:“前进。”

  只着一身白衬衫的一期一振紧张的进来了,顺手把房门也关住了。

  “你今天怎么这么拘谨了,坐啊。”夏蝉把呆呆的站在那里的一期一振拉到沙发上坐下。

  “那个,你知道我今天晚上找你是因为什么事情吗?”

  “那个,大致知道了一点,鹤丸殿下提了一些。”一期一振眼睛一直盯着地面,手也端正的放在膝上。

  “那好,我就直接说了吧。”夏蝉握住了一期一振的双手,一期一振红着脸有些想把手收回来,反而让夏蝉握得更紧了。

  “麻烦你明天带队打近侍曲需要的乐器的时候多打一些铃和鼓回来好吗?”

  一期一振猛的一抬头,脸上满是震惊。

  夏蝉凑近一些,试图让一期一振看清自己脸上满满的真诚。

  “你知道的,我有强迫症啊!近侍曲没有集齐,我作为收集控的灵魂在半夜也会挠着我睡不着觉啊!拜托你了,在政府的截止日期之前帮我把近侍曲集齐好吗?”

  “好,好的。”一期一振苦笑着想把自己的手收回来。

  “你答应了是吧?耶!太好了!真是麻烦你了!”夏蝉送开手,从沙发上唰地站起来。“我记得我还找到几份找乐器的玄学,你再仔细看看,最好尽快收集齐······这个是什么东西?”

  夏蝉捡起从沙发上掉落的两本书。

  “我记得我房间里没有佛经才对啊?”

  “那个,那些是鹤丸殿下给我的,还说让我不要把您弄伤······主公您不要看!这种东西看多了不好!”

  一期一振紧张的把书从夏蝉手里拿走。

  “没关系,我知道这些是什么东西了,你都会把鹤丸带到庭院,把他绑到那颗樱花树上去,多吸收吸收日月精华,看能不能变得稳重一点。”夏蝉面无表情的嘱咐一期一振。

  “是,我知道了。”

 

  在淡淡的月光下,盛开的樱花仿佛月下的精灵,微风拂过,送走了几片淡粉色的花瓣。树上绑着一位白衣的男子,白衣白发,宛如一位仙人,就是身上捆绑着的绳子和此情此景着实有些不搭。

  “主公你怎么过来了?”

  “过来看看你。调戏一期一振很好玩是不是?”

  “诶呀,被发现了呢!难怪刚才一期一振气势汹汹的把我绑起来了。”

  “如果你答应我一件事,我就把你放下来。”

  “欸,好啊!”

  “你都不问问是什么事就答应了?”

  “能让主公你这样拜托的事情一定会很有趣,这么有趣的事情我怎么会不答应呢?”

  “好吧,这件事情是我希望你······”

 

  “原来这就是主公的学校啊!”鹤丸踮起脚看着眼前高大的学校大门,“主公,啊,不对,夏蝉怎么还没有出来啊!”

  夏蝉抱着书急步走向校门口,本来只是临时决定回学校取书,没想到遇上了很久没见的高中同学,结果就多聊了一会儿。不知道鹤丸有没有等着急,以他那个爱玩的性子,站在学校外面干等肯定是不可能的,希望他不要跑的太远才是······欸,鹤丸怎么会被一堆妹子给包围住了?

  “你的头发是在哪里染的啊?看起来很棒啊!”

  “你的发型是怎么做的啊?能把店的地址告诉我吗?”

  “你看起来皮肤好好啊!是做了什么护理吗?”

  “小姐姐们麻烦让一让,麻烦让一让啊!“夏蝉艰难的挤进人堆,一把抓住鹤丸的手,装作生气的样子:“哥。说好你今天要带我去游乐园玩的!”

  鹤丸一边被夏蝉拖走一边笑嘻嘻对周围的女生招了招手道:“抱歉啊,我和我妹妹还有事,就先走了!”

  等离开学校附近之后,夏蝉兴奋地抓住鹤丸的手询问道:“快,你教教我你是怎么快速和漂亮的小姐姐们打成一片的?”

  鹤丸纠结的挠了挠头,小声道:“······因为我长得帅?”

 

  到了游乐场,夏蝉先对着游乐场的工作人员给她的游乐场地图比对着游乐场瞅了半天,旁边的鹤丸东张西望了一阵子之后眼睛一亮,拉着夏蝉跑向了过山车的位置。

  “看半天也不如玩一盘有印象,走,我们去玩玩那个!”

  夏蝉看着过山车上不停尖叫的男男女女,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口水。

  “我们要不要先去旁边那个旋转木马?”

  鹤丸探过头,看了看夏蝉手指向的那座播放着悠扬的音乐,不少父母带着孩子正坐在上面的旋转木马。

  “那个大部分是小孩子和情侣在上面欸,我们去不太好吧?”

  夏蝉仔细的看了看,也有点不好意思去了。

  “所以,来游乐场怎么可以不玩过山车呢?我刚刚还特意询问过呢!”

  鹤丸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在轨道上飞驰的过山车,在它从最高点下来的时候还赞叹地“哇偶”了一声。

  “好吧,玩一次吧,到时候和小姐姐介绍的时候也好介绍。万一不适应,下次和小姐姐来玩的时候就绕开吧!”

  在上了过山车之后,夏蝉就有些脚软了。

  好,好高!

  我会不会掉下去?

  这个机器不会在我玩的时候就坏掉吧?

  带着各种莫名其妙的想法,机器开始缓缓启动,坐在一旁的鹤丸停止了对机器的试探和摆弄,专心的坐在座位上。

  在到达最高点的时候,夏蝉突然想起上次强打精神陪着隔壁小姐姐一起去电影院看的一部电影,里面好像就有一幕是过山车恰好出了故障,有人的机器从中间断开,那人就从最高处落下。

电影中的镜头在夏蝉脑中不断地进行慢回放,让她忍不住咬住下唇,紧紧的闭着眼睛,手死命的握着固定身体的机器,耳边却不时听到身旁鹤丸发出的惊喜的笑声。

最后机器终于停下后,夏蝉搀扶着旁边的扶手颤巍巍地走出了过山车,鹤丸小心翼翼地扶着她坐到一旁的石椅上休息。

“鹤丸你还想玩吗?”喝了几口鹤丸买来的水,夏蝉深呼吸了几次,询问道。

“你身体好像不太舒服,去玩一些舒缓一点的游戏吧。恩······那个碰碰车好像很有趣,我们要不要去试试?”

“你看我现在有开碰碰车的力气吗?”

“那······鬼屋怎么样?看起来很棒!”

“走吧,我们去玩碰碰车。”

“哦,也行。”

 

在玩完游乐场的大部分游戏之后,鹤丸兴高采烈地将手臂交叉在脑后,有些恋恋不舍的道:“主公,下次我们还来玩吧?”

夏蝉有气无力的道:“下次会来,但是不带你了。”

鹤丸把头凑近到夏蝉面前,惊讶的询问道:“为什么啊?今天我不是陪你玩的很开心吗?在鬼屋的时候我还特意停下来等你欸!”

夏蝉面无表情地把鹤丸的头推远。

是啊,你站在那里突然回头对我大叫,导致我没有被鬼屋里的鬼吓到,反而被你吓到了。

而且,你确定今天是你陪我玩而不是我陪你玩?

算了,下次还是陪漂亮的小姐姐来玩比较好,千万不要再叫这位搞事精来了!

 

END

为了方便融合,部分点梗的内容作了一定的调整,希望点梗的几位小天使不要生气。

刀男们每天都在思考如何让自家审神者认出自己(B)


#A是各个刀男视角,B是审神者视角
#这篇文依旧是温馨清水日常向

二十
  那个黑金团子在几个中型白团子的陪同下到本丸的一间客房休息,漪和本丸剩下的白团子们开始商量如何处理刚刚那个黑金团子说的事情。
  "主公真的要去帮那个本丸的大和守安定吗?"
   "这个是别的本丸的事情,我们出手不太好吧?"
   "但是这件事情已经关系到我们本丸了,我们必须要插手,毕竟如果不是主公机敏,那位大和守安定就混进我们本丸了!"
   白团子们开始七嘴八舌的讨论了起来。
  "这个审神者只是一位无辜的前辈,能帮就帮吧,毕竟都是审神者,大家要互帮互助才行。"
  漪一槌定音,给这件事情下了结论:帮忙!
  在漪做了定论之后,白团子们立即放弃了讨论是否帮忙的问题,转而讨论起如何解决这件事情。漪拿起刚刚一位白团子从万屋拿回来的大和守安定本体,往里面输入灵力,一个白团子立即出现在了漪的面前。
  "非常抱歉,主公,我居然被人在万屋打晕了!"
   漪面前的白团子一清醒过来,就以一种和刚刚那个黑金团子一样的姿势跪在了漪的面前,真让人想感概不愧是同一把刀出来的分灵。
  "安定你居然被别人打晕了,下次手合你可要努力不要被我打趴下哦!"
  "我虽然打不过别人,但是打你一个可是绰绰有余的,不用担心!"
  "好了,安定,清光,别吵了,认真听主公的决策。"一个小团子挡在了两个中型团子之间,阻止了他们的日常吵闹。
  两个中型团子乖乖的低下了头。
  漪拿起几个小白团子端过来的枣子,一边吃一边思考。
   一直恭敬的站着漪的身后随时准备听从指令的一个中型白团子向前迈了一步,凑近漪低声道:"主公,这种事情还是让政府来比较好,如果您亲自动手,可能会被政府那边斥责。"
   漪把枣核吐到一旁的垃圾桶里,又拿了一个继续吃。
   "你说的有道理,但是想要举报,必须要有对方本丸的位置信息,至少也要知道对方审神者的一些具体信息方便政府查找......不,我想叉了,我们不一定要举报,只要让政府的人知道那个本丸出事了就行!"
   "可是我们没有办法证明那座本丸的审神者被人胁迫了啊!"
   "没关系。因为如果没有审神者的灵力,付丧神一旦离开本丸就无法返回本丸这件事,使那位想要窃取本丸的小姐在往那些付丧神身上注入自己的灵力后,就放心的把这些付丧神给放了出来而不担心他们返回来刺杀自己。反而是这些被强行赶出本丸的付丧神,为了保护自己的主公,让她能够及时得到解药,势必会努力完成这位窃贼小姐的指令。但是,我可以暂时将那位大和守安定身上的窃贼小姐的灵力转移到别人身上,想必连一位虚弱的审神者的本丸都无法夺走的窃贼小姐,灵力也不怎么强大。在那位大和守安定身上的其他人的灵力消失后,他就可以带人进入本丸的结界将这位前辈救出来了。"
   漪把吃干净的水果盘放到一边,坐直身子道:"只要那位前辈脱离了本丸,然后立即举报该本丸,政府的人没有看到本丸的审神者是不会走的,所以,剩下的事情就要靠那个本丸的人自己努力了。"
   "为什么不直接打进去,还要这样绕来绕去的?"
  一个白团子挠着头问道。
  "我们是审神者和刀剑男士,不是溯行军啊!"漪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这个傻团子的头。
   啧,这个白团子的毛有点炸啊!

TBC

先更一点,最近还有考试,所以更新频率肯定还是上不去的。我要一直考到七月份,等到七月份闺密也回来了,我就可以回家和闺密一起撸文了(*/∇\*)

来点个梗吧(已截止)

  群里亲友突然戳我说我最近好像咸鱼很久了,要产点粮了,我想想也是。但是没有新脑洞出来,所以来这里点个梗。
  随便找个点梗的理由吧,就为了庆祝阿尼甲连续两天帮我锻出兜兜和大典太吧。
  事先说明,我不会开车,而且爱情戏写的一团糟,所以你们点梗就写写你们想看的一些内容吧,我看看能不能融合起来出篇文(ಡωಡ)
  截止时间:明天中午十二点之前。
  如果脑洞开的快,明天下午就可以开始写,字数......看我手速啦。
  这次就不打tag了,如果没有人点我就再次正大光明的继续咸鱼(ಡωಡ)

半夜闲聊

  在最近LOF限流之后,爱心、蓝手和评论就少了很多,也可能是最近很久才写一篇,比之前每天两章的频率下降了,虽然每篇的字数上去了,但是很容易被忽视吧,而且现在写的东西也不知道有没有进步,内容好像也没有之前有趣了。
  最开始真的是因为和姬友的赌约开了在LOF里的第一篇短文,结果和我家姬友一样进入了LOF这个圈子。在开始时因为爱,且平时上课接触的全是工科理科的东西,放松时就会时不时开出各种奇奇怪怪的脑洞,于是饶有兴趣的一点点用手机码出来发到LOF上,那段时间挺惊喜的,每次发完文之后,总是会忍不住隔一会儿就打开手机看看,然后看见一堆的红心蓝手和评论高兴的不得了,睡觉的时候都有些恋恋不舍。
  平时学习生活中都是中等生,中庸但是不怎么受关注,突然在LOF上发现原来自己的文字有这么多人喜欢,真的感觉受宠若惊,恨不得多多产粮来回报大家的喜爱。
  也许是最开始收到的爱心和蓝手太多导致我有点飘飘然,在限流之后,由最开始的上百红心慢慢变成七八十,四五十,最后三十顶天,我开始有些怀疑自己的文笔和脑洞。
  是不是我的内容不够有趣?我的描写是不是太过晦涩导致大家都没有看明白?
  由简入奢易,由奢入简难。突然下滑的关注度让我有点患得患失,我开始找我自己文章的问题。
  这篇是原创人物的故事了,大家可能更想看刀剑乱舞里面人物的故事;这篇太过晦涩阴暗,大家可能更喜欢甜甜蜜蜜的小故事......
  后来姬友告诉我,在LOF里热度最高的是有趣的小段子,甜蜜轻松的恋爱故事和大块大块的肉,当然,你的图画的好也能获得很多赞,毕竟看图很容易判断你喜不喜欢它。我看了看我的文章,脑洞扩文、纯亲情向误会系短篇,还有为企划写的无CP纯剧情向文,好像都不符合LOF的流行趋势。而且在我请教过我家比较专业的姬友后,她指点出了我文章中的很多不足:全是对话,没有动作、细节、神态和景色描写,很难突出人物个性,最终只能留下非常片面和标签化的印象。
   我很不会描写爱情方面的东西,虽然我看了很多小说,从初中时便把校门口借书店里小说杂志全看完了,高中有了手机开始涉猎各种网络小说,女性向言情的红袖潇湘,男性向的起点,还有CP乱炖的晋江,我大致都浏览过,但是我看了那些爱情描写之后,心中只有一种"哦,他们是这样发展的。"的感觉,对于那些感情描写却没有任何触动,所以在自己下手的时候,我完全想象不出我的主角应该如何去爱上另外一个人,她们在一个要干什么,她们会又怎样的神态,她们心里这个时候应该是怎么想的?......
   我把刚刚那番我的感想和姬友倾诉了之后,姬友告诉我,我适合去写不带感情的剧情流,我想了想,觉得挺好,就开始借了群里的企划设定,写了那篇《召唤神明游戏》,这篇文章是我用来练手,想看看能不能写出一个让大家在最后产生一种"哦,原来是这样的。"的情理之中但是又意料之外的发展的故事。
   虽然只是想练手,但是我还是希望这篇文能获得大家的喜爱,会有人在评论里猜测我埋下的伏笔和最终的剧情,但是好像大家并不是很喜欢这种故事,这让我感到有些失落。
  我和我的姬友在高中时萌上了一对CP,明明近乎官配了,但是能吃的粮还是十分稀少,最后我家姬友开始自割大腿肉,成为了一名自己产粮的太太。她萌的CP好像都挺冷的,所以她告诉我,每次发文,能有十个以上的赞就会非常激动了。之前我还没有什么感觉,现在我渐渐有些明白她的感受了。
   我明明在平时话不是很多,即使看到有小天使的评论很高兴但是不知道回什么最后就放弃了回复,但是突然就感觉自己一下子就变得十分脆弱,平时没有什么感觉的事情现在就觉得十分的不甘心,有点想找好友们聊聊,但是发现太晚了,还是不要打扰她们了,而且这些抱怨的牢骚话之前也或多或少的和她们说过,如果我又说,她们会不会觉得我太过敏感了呢?
   明明最开始是因为爱才发文的,但是现在却被热度给牵制了,看看慢慢跌落的热度,原本兴致勃勃产生了脑洞想要开始写文的热情慢慢开始消退,最后手里的两个坑也不想填了,只默默的刷着刀剑乱舞的tag,不停的想找些粮吃。
   感觉自己的废话真的特别多,明明只是想闲聊一样的写些什么,最后却变成一篇短篇一样的长度,平时写文也是这样,莫名其妙就水了特别多字T_T
   可能半夜三更人就比较敏感吧,发了一通的牢骚,不知道明天起来再看会不会觉得自己太过矫情,如果到时候真的觉得自己都看不下去了,我就会把这篇删掉。Ծ‸Ծ
 

【刀剑乱舞】后勤部的故事(生日贺文)

*刀匠和手入精灵的奇怪CP,又名"震惊,原来审神者只能锻出130是因为......"
*给大佬 @朝夜 太太的三千字生日贺文
*明明想撸段子最后又变成有剧情的文系列

(一)
  刀匠阿江正和往常一样面无表情的坐在锻刀炉前盯着炉内熊熊燃烧的炉火发呆。
  “那个,刀匠大人,你这里还有资源吗?”
  隔壁手入室的手入精灵小狸正羞涩的扒着门,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手入室的资源又不够用了,可是还有几位刀剑男士还在中伤,我想从刀匠大人你这里悄悄拿点资源塞到资源箱,至少攒满一位刀剑男士的修理资源······”
  阿江的脸上稍稍柔和了一些,从锻刀炉后面拖出一个小箱子,从中抱出一些资源递给小狸道:“这些够不够?”
  小狸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够了够了,刀匠先生你攒些资源也不容易,感觉真是很麻烦您呢!”
  阿江控制住自己的手不要让它伸到小狸那雪白柔顺的长发上,转而摸着小狸随身携带的手入棒上。
  “没关系的,反正也是在审神者锻刀时偷偷眛下的,明天审神者做日课的时候再拿一些就好了。倒是你的手入棒需不需要修理一下?里面的灵力路线好像有些模糊了呢。”
  小狸紧张的拿起自家手入棒左看右看,慌乱的对阿江道:“是吗?难怪最近感觉手入的时候花费的时间越来越多了!原来是灵力路线模糊了吗?今天手入室还有几位伤员,在打大阪城的时候石切丸大人受伤了,大概要十多个小时才能痊愈,但是审神者大人的加速符已经消耗完毕,前去获取加速符的远征队伍又还没有回来,所以我大概都会要一直呆在手入室工作了。所以,所以明天刀匠大人你明天能帮我修理一下吗?”
  阿江把手背到身后,大方的道:“没关系,明天你直接过来吧。”嘿嘿,刚刚摸到小狸的头发了。
  小狸感激地对阿江鞠了一躬,蹦蹦跳跳的回到了手入室。
  阿江看着小狸的身影,在心里给自己默默地点了个赞:计划通√

(二)
  阿江今天没有坐在锻刀炉面前,而是找了一个最好的角度坐在门口,确保进门的人一进门就能看见自己,但是等了半天也没有看见隔壁手入室的小狸的身影。
  在等了大半天之后,面上依旧一副云淡风轻脸但实际上疑惑的不得了的刀匠决定亲自去隔壁看看。
  “快,把和泉守兼定送进手入室,该死的枪爹,怎么老往和泉守身上戳,他可六十多的练度了,修一次花费的资源可多了呢!啊,不是,堀川,我没有嫌弃和泉守,他可是我们家仅次于清光的打刀中的扛把子!我只是对对面的五花枪爹很不满而已!”
  “抱歉,主公,床位不够了。”手入精灵小狸着急的对审神者道。
  “啊,那这最后一张加速符给太郎用了吧,他是大太刀,虽然是中伤,但是修复时间比重伤的和泉守还要长,让他加速修复完回房间吧。”
  “好的,和泉守大人的修复时间还要八个小时才能结束,请您回去休息吧,几个小时之后,和泉守大人就能痊愈了。”小狸恭敬地对审神者回答道。
  “好吧,刚好大阪城的一百层刚刚也被打通了,大家回去休息吧!”
  审神者对围在手入室的几位刀剑男士招了招手,示意他们回去,然后自己打着哈欠径直走回卧室前去休息了。
  在刀剑男士们走后,刀匠阿江便装作刚刚到的样子走进手入室。
  “刀匠大人,您怎么来了?抱歉,因为今天突然又接到工作,所以没空去隔壁。不过幸好还能勉强继续工作,所以能过两天我空闲下来了再去拜访您吗?”小狸满脸通红的抱着自己洁白的本体对阿江道歉。
  “没关系的,工作重要。你可以不用这么拘谨,叫我阿江就好了。”阿江环视了一遍手入室,眼睛被正在努力工作的小狸拿着手入棒的分身吸引了,直直的盯了一会儿之后,发觉自己的行为太过显眼,又装作很自然的样子和小狸告别,慌乱的走回了锻刀室。
  第二天,审神者前来锻刀。
  “呜呜呜,为什么今天又是130!”
  阿江悄悄的把刚刚眛下的一部分资源塞进自己的小箱子里,一脸无辜的看向正在捶地的审神者。
  叫你这么使唤我家小狸!

(三)
  “这次限锻怎么还不出货?明明加了富!不是说用了绘马锻造出稀有刀剑的概率会增加嘛?为什么出来的还是咔咔咔?”
  "我有的一定是一个假刀匠!"
  "你是不是把我的资源偷偷吃掉了!你再不出数珠丸我就把你丢到炉子里去!"
  "......听说拿刀匠祭刀有很大可能会出稀有刀剑呢?"
  审神者不怀好意的看向再次带来130消息的刀匠。
  "不,祭刀不会增加召唤出稀有刀剑的概率,反而可能会导致没有刀匠再愿意帮你锻刀,。不过如果你自己会锻刀的话也没什么,你确定要拿我做祭品?"
  "不,我错了,刀匠大人,请您努力帮我召唤出数珠丸!"
  有些崩溃的审神者蹲下身子愤怒的挠着自己的头发。
  淡定地坐在炉旁的蓝衣刀匠漫不经心的理了理自己的面具,自己的脸可是还要用来勾搭,啊,不是,吸引,也不对,是增加自己告白成功的概率的利器,可不能有什么损伤!
  早已习惯了审神者的鬼哭狼嚎的蓝衣刀匠默默的坐在一旁在心里打着小算盘计算着加上自己刚刚偷偷藏起来的资源,大概还有多久才能攒够一万资源去向小狸告白。
  "不行,这次限锻我要再试试,万一下一把就出货了呢?我带队伍出去捞点资源回来,集合!集合,大家集合了!"
  在审神者走后,小狸怯生生的从锻刀室外的拐角走出来,有些气愤的走回手入室。
  主公怎么可以这么欺负阿江呢!锻不出稀有的刀剑大人又不是阿江的错!可能是刀剑大人们不肯过来啊!审神者大人太过分了!
  "我们回来了!可恶,怎么会突然遇上检非违使?快,把受伤的人送到手入室去!"
  审神者看着手入精灵递过来的资源清单,有些欲哭无泪。
  "为什么修复需要的资源要这么多啊!出战带回来的资源还不够修一次刀的。看来这次限锻要放弃了......"
  小狸抱着审神者恋恋不舍地递过来的资源,神态高冷的走回手入室。
  没有资源锻刀了,审神者大人应该不会再责骂阿江了吧?

(四)
  坐在锻刀炉前的蓝衣刀匠看似在一本正经的工作,其实他是在悄悄的利用刀匠们独有的通讯方式和同伴们交谈。
  "阿稻,这次我又从审神者那里拿到了三张绘马,你上次发现的可以帮助手入精灵减少修复刀剑所需要的时间的那套灵力路线可以准备好给我了。"
  "哟,阿江,你速度好快啊!看来你家审神者对这次的限锻抱有很大期待嘛!"
  "没关系,我把她给我的资源每份都取走了不少,这样即使加了绘马也是不可能锻造出稀有太刀的。"
  "呃,你还真是狠啊!"
  "谁叫她阻止了小狸和我的约会,还天天这么使唤小狸!明明那些刀剑男士们的练度还不够高,却每天让他们去高等级刀剑男士才能去的地区捞刀捡资源,害的小狸每天泡在手入室,根本没空过来!"
  "......看来你怨气很深啊!话说你资源攒到多少了?"
  "每份都只差一千就能到一万了,等到一万了我就去找小狸告白!"
  "那你加油......"
  "那个,阿江你现在在工作吗?"
  耳边突然听到自家心上人甜美的声音,阿江立马跳了起来,大致扫视了一下自己身上没有什么不妥之后立即恢复到平常的淡定脸,温和的走过去询问着站在门口略带羞涩的少女:"找我有什么事吗?"
  啧,什么时候才能让小狸进自己的房门呢?
  小狸把刚刚一直放在身后的手伸向蓝衣的刀匠,在刀匠下意识伸出来的双手上放了几份资源。
  "那个,审神者大人虽然经常骂你,但是她人还是很好的。那个,那个,这些是我刚刚从审神者大人那里拿来的资源,我记得你喜欢收集资源,这些会让你开心一些吗?"
  阿江从对方细嫩洁白的小手中接过那份和审神者锻刀时用的资源相比少得可怜的资源,突然询问道:"这些是你跟审神者多报了修理资源然后省下来的?"
  小狸的脸顿时就变得通红了。
  "是,是的,因为我平时不怎么会攒资源,之前也是需要多少就报多少,所以这些是我刚刚偷偷拿走的,感觉有点少,希望你不要嫌弃......"
  阿江珍惜的把这些资源拿另外一个空的小箱子装了起来,然后无奈地对小狸道:"我们这些后勤人员是允许从审神者递来的资源里拿走一些作为报酬的,你不必这么老实。我记得万屋是有专门给我们这些后勤人员提供的用资源换东西的店铺,你可以拿一点资源去换一些好看的衣服啊,你穿上新衣服一定会很好看的!"
  小狸低着头扯了扯身上化形后自带的白纱裙,不好意思的道:"没关系,我穿这身衣服也习惯了,而且在本丸每天都是工作,穿新衣服也没什么人看,实在没有必要去换衣服的。"
  没有啊!我愿意看啊!阿江在心里恨不得摇着小狸的肩膀咆哮了,但是面上依旧平静的做着安利:"没事,你可以穿给自己看啊!"
  "不,不用了。"小狸抬起头对阿江笑了笑,然后迅速跑走了。
  阿江看着小狸跑进了手入室后,坐到锻刀炉前盯着小箱子里小狸送来的资源,在心里激动了半天。
  小狸送我礼物了!四舍五入一下就是对我表示好感啊!那我的告白就很有希望啊!
正在阿江自我陶醉的时候,审神者走进了锻刀室,推给了阿江一个箱子。
  "刀匠,这是我刚刚氪的优惠礼包,你再锻几次,今天我一定要把数珠丸带回来!"
  "好的,我知道了。"
  蓝衣刀匠虽然心里还在想着自家的心上人,但是手上还是熟练的打开箱子,取出资源开始锻刀。
  好了,四个刀剑的粗胚都已经放进锻刀炉,等会等它精炼完毕取出来定型就好......了......等等,刚刚审神者给的资源应该只够锻三次才对,还有一把刀剑的资源是哪里来的?
  阿江扫视了一下,发现了自己刚才无意中打开的小私库。
  完了,离可以向小狸告白的一万资源又少了这么多......不过今天小狸送我礼物了!好开心啊!
  要不是刀匠没有安装飘花系统,这个锻刀室估计都要被花瓣淹没了。
  去上了个厕所回来的审神者看着锻刀炉上出现的十个小时的通知,高兴的要蹦起来。
  "哈哈哈,我终于欧了一把!一定是初次氪金带来的欧气,耶!"
  兴奋的审神者用加速符召唤出数珠丸之后立即奔出本丸开始和自己的小姐妹炫耀,徒留刀匠一个人默默的呆在锻刀室无端傻笑

END